关于丈母娘的几则幽默

前几天我出去买东西,在街上看到我的岳母正被六个女人群殴。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,这时岳母一个邻居走过来,她认得我,于是问:“你不去帮忙吗?”我回答说:“不。六个人已经足够了。”
一个人把他的狗带到兽医处说:“把这只狗的尾巴切掉。”兽医检查了狗的尾巴后说:“它什么事也没有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那个人回答说:“我的岳母要来我家,我不想家里有什么东西。让她觉得自已是受欢迎的。”
乔治和家人到中东度假,他的岳母也一起去了。在他们参观耶路撒冷时,乔治的岳母死掉了。乔治拿着死亡证明,到美国领事馆办理把尸体送回美国的事宜。领事告诉乔治:“把尸体送回国埋葬,花费很贵,要5000美元。而这种情况下,大多数人都是就地埋了的,那只需要150美元。”乔治想了一会儿,对领事说:“我不乎花多少钱。我就想要把尸体送回美国。”领事说:“5000和150可是差很多的,你想必很爱你的岳母吧?”“不是,不是那样的。”乔治说,“你也知道,许多年前,有个人埋在耶路撒冷,而三天以后他复活了—我是不会让那种事有机会发生的!”
医生告诉一个男人,他还有六个月的生命,于是他决定搬去和他的岳母住。因为和岳母一起住六个月,就像是几生几世一样。
一位新婚的农夫接待岳母的来访。这个农夫竭力以友好、真诚的态度对待他的岳母,希望建立起友好的而非对抗性的关系。
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的。他的岳母与别的许多做了岳母的女人一样,一有机会就指手划脚,不停地向做女婿的提出不受欢迎的建议。农夫心中烦不胜烦。
他的岳母大人在视察牲口棚时,一只骡子突然发狂,抬起后蹄,踢中了她的头部,使她当场丧命。尽管农夫对岳母的专横苛求十分不满,但还是觉得突然与伤心。
两天后举行葬礼的那一天,农夫站在灵柩旁接受人们的哀怜。一个朋友注意到,每当有女人来到农夫面前说些什么的时候,农夫都会点头,而有男人来到他面前说些什么的时候,农夫则总是摇头。朋友对农夫的古怪行为甚为不解,在葬礼结束后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农夫答道:“女人们都说:’多么不幸的事啊!’所以我就点点头;而男人都说:’能把你的骡子借给我吗?’我则摇摇头,因为前两天来借这头骡子的人太多了,已经订满一年了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Windy's Blog » 关于丈母娘的几则幽默

赞 (0)